笔染竹溪

嗯…随缘更新中……

暖暖做的饺子……

师昧的奇怪属性

师昧(华碧楠)是一个很神奇的角色,说他是打散鸳鸯的棍子时,他又是一个助攻。太复杂了!


助攻时:

前世:

1.八苦长恨激发了墨燃心里最深处的欲念,然后前世的燃晚水到渠成的“在了一起”

2.华碧楠复活了踏仙君,前世的墨燃才能得以继续和他的晚宁在一起

再世:

1.将楚晚宁从龙血山救出,在天音阁的墨燃才得以被师尊救下

2.控制住踏仙君,让师尊带走墨燃


棒打鸳鸯时:

1.给墨燃种八苦降智花

2.花臂男隔着一道屏障要上师尊(金龙盘玉柱警告)

3.在1.0对师尊心软时又再次施咒(参考第88章本座遇到第二个重生者)

4.踏仙君用见鬼审问完师尊的真心话后心神动荡准备“告白”……被出现的师昧控制住,要说的话都没说出口

5.踏仙君终于将二世师尊掠()夺过来了,是应该天天滚床单的,又不得不受花臂男的控制,起床干活!

————————————————————


风轻云淡
想起在今年五四青年节时,是学校允许带手机的一天,也终于有了机会多拍拍学校啦

墨燃和晚宁喵的小日常2

人类燃×白猫宁(妖)


  清晨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卧室里,墨燃难得睡了一天懒觉。墨燃睁开眼睛便看到他胸前蜷缩着一个小白团子。很老实的缩在自己胸上,好像怕占了太多的位置。小团子除了小鼻子和耳朵要比晚宁喵更粉嫩了些,这简直就是晚宁喵的翻版。真的很惹人怜爱


  这个小白团子按着墨燃胸上,头无意识的在墨燃胸上蹭着。毛软软的蹭着墨燃,很痒也很舒服,但是小奶猫这架势……好像在找奶喝吧。


  不明真相的墨燃想到:这小白猫不会是晚宁的孩子吧?是晚宁信任我而专门叼过来给我的? 墨燃捏了捏小奶猫的肉垫,和晚宁一样软,肉垫也随着墨燃的揉()捏渐渐舒()展开,露出藏在里面的爪子,很嫩很小。


  墨燃没忍住多摸了几下小奶猫。 小奶猫被墨燃摸醒了,睡眼惺忪的看着墨燃。 萌萌的样子,墨燃一个没忍住就托起小奶猫亲了他一下。 墨燃脸上就这么结实的挨了一爪,留下了细细小小的红痕。 小奶猫也不老实的样子,总要挣()扎出墨燃的手中。墨燃伸出手抓住小奶猫的后颈。


  小奶猫老实了,墨燃看了眼小奶猫:“你是晚宁的儿子吧?饿了也不能蹭我胸吧。你先老实点呆在我床()上,别乱跑,吃完饭去找你爹。”


  墨燃养了晚宁喵后,晚宁喵也会在墨燃出门时回到死生之巅里待到墨燃回来。原因是死生之巅的店长打电话哭诉着晚宁离开后死生之巅有多乱,言下之意就是希望晚宁喵多回来几次。墨燃也怕只有晚宁喵一只猫待在家里会闷坏,也就同意了。所以这小白猫是和死生之巅的母猫生的吗!


  墨燃心里有得到晚宁信任的欣喜也有对晚宁在外面沾花黏草的醋意。总之心里很乱,只想快点找到晚宁。


  当墨燃端着装奶的小碟子来到卧室,看到小奶猫乖乖的躺在被子下,墨燃将碟子放下,抱起小奶猫时也抱起了枕头……


  是小奶猫想爬出床,但因为现在他身子矮小爬不出去,咬,抓,推都撼动不了。准备放弃时发现爪子挂在枕头上取不下来了,只能乖乖的躺着了。


  墨燃小心的把缠绕在小奶猫爪子上的线取下来后,将碟子端在小奶猫前让他喝。


  小奶猫饿了,舔的很急,也有些奶粘在了粉嫩的鼻子上。


  墨燃等小奶猫喝完后放下碟子,刮了刮小奶猫的鼻子


  “这吃饭可不太想你爹了,急的都把奶喝到鼻子上了。”


  墨燃很光荣的又获得几个猫爪印

————————————————————


师尊:夏司逆(吓死你)


墨燃:司逆(思你)师尊你果然喜欢我 ——————————————————

是晚宁喵他变小了。


恋与练习生?和闪耀暖暖有什么关系?

读完二哈后一系列的“后遗症”

1.想到“东施效颦”、“鸠占鹊巢”、“楚妃”就想暴打0.5这狗子

2.想吃抄手

3.和朋友聊养宠物的时候,

朋友:我想养聪明点的狗

我:你养二哈吧,二哈很聪明。

朋友:不行,二哈拆家,不养不养

我:没事,你再养只白猫,让猫咪管着点 (↗)

朋友:……?你在说啥

我:(嘴瓢你刚刚什么都没听见)

4.下地下室的时候将夷陵老祖魏无羡和师尊的天问结合起来,再也不害怕有鬼了

5.一次放学的路上想到你前世师尊死之前点了一下墨燃的额头,我鬼使神差的伸出手也点了我朋友的额头。就在点她额头的刹那,一股电流就顺着我的手指电了我朋友。 朋友在捂着额头叫,后面的人一致以为我戳了她的眼睛……

6.以前是没看过che文的小白,看完0.5这个车神后,现在是想写che怕翻的状态

7.受了点小伤,或特别冷时,想嚎几声时会想到晚宁受伤时从不出声。

色葫芦

假设前世的酒色葫芦在两世的时空生死门大开时偷偷潜入第二世

脑洞一:

  在一个偏远的小镇,有这样一个习俗:还未婚嫁的男女去找一个桃红色的葫芦,进入到葫芦里可以找到自己心中所爱。结婚时要邀请这两只葫芦参加。

  色葫芦又是撮合完一对佳偶的一天,他的弟弟酒葫芦又可以在别人婚宴上灌人酒喝了。只不过弟弟不能灌婚宴里的新郎喝酒罢了。

  这日子过的真是舒坦,就是没有找到世界上极为纯净之人。

  色葫芦躺在镇上人为他建的小窝里无聊的打发着时间。

  色葫芦忽然看到一个黑衣道长朝这边走来。色葫芦咪起了眼睛:这不是男子,是一个女子穿着男子的衣服,有趣。

  色葫芦仗着自己皮厚,不怕砍,转眼将黑衣修士纳入自己的葫芦肚里。

“阿驷?!”

  是眼泪……

  色葫芦看到这名女子流了泪,拿出一块红手帕想拭去她的眼泪。

  但色葫芦到底还是没有迷惑住黑衣女子太久

  黑衣女子躲了过去,用剑指着他道:“色葫芦你并不是南宫驷”。箭囊里的小奶狗也露出头冲色葫芦奶凶奶凶的叫着。

  天旋地转中,叶忘昔被色葫芦从婚房里丢了出来。色葫芦早已逃远,只有叶忘昔手中握着一块红手帕在飘动,手帕上绣着一个“驷”

“一块手帕赠人一份姻缘” 

  色葫芦是幻化出了叶忘昔心中所爱,就留下一块手帕祝福她,但却不知道她所爱之人已经去世了……

脑洞二:

  如果墨燃进入色葫芦里会看到什么,假设是夏司逆,当墨燃又看到小时候的楚晚宁脆生生的叫他师哥时 ⊙ω⊙

  墨燃回到南屏山后会不会在床()上让楚晚宁叫他哥哥。

脑洞三 :

如果一世的酒色葫芦死后来到地狱,可以和二世酒色葫芦相通,让还在世上的人可以见到他们想见到却已经去世的人

  叶忘昔、南宫驷

  薛蒙和他的父母(还有前世的薛蒙)

  贪狼长老和他的妻子

……

脑洞四:

  如果有一天色葫芦不小心把他的弟弟给纳入肚子里的婚房中

1.当弟弟掀开盖头后发现是一坛酒

    哥哥:“!”

2.当弟弟掀开盖头后发现是上次将他灌醉了的楚宗师。

    弟弟:“楚宗师,来我们再来喝酒”

3.当弟弟掀开盖头后看到了哥哥的真容 ……

(完)

存个脑洞,有时间就写

翻小动物绘画教程书时看到这只猫
感觉很像楚晚宁,高雅又有点萌的感觉
然后我就临摹了一下
emmmm天差地别
p1书上原图
p2自己手残临摹
(我这个两年多没咋画过画的人)

刷天文时,看到了关于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的同人文
嗯,挺有缘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