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染竹溪

嗯…随缘更新中……

墨燃和晚宁喵的小日常2

人类燃×白猫宁(妖)


  清晨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卧室里,墨燃难得睡了一天懒觉。墨燃睁开眼睛便看到他胸前蜷缩着一个小白团子。很老实的缩在自己胸上,好像怕占了太多的位置。小团子除了小鼻子和耳朵要比晚宁喵更粉嫩了些,这简直就是晚宁喵的翻版。真的很惹人怜爱


  这个小白团子按着墨燃胸上,头无意识的在墨燃胸上蹭着。毛软软的蹭着墨燃,很痒也很舒服,但是小奶猫这架势……好像在找奶喝吧。


  不明真相的墨燃想到:这小白猫不会是晚宁的孩子吧?是晚宁信任我而专门叼过来给我的? 墨燃捏了捏小奶猫的肉垫,和晚宁一样软,肉垫也随着墨燃的揉()捏渐渐舒()展开,露出藏在里面的爪子,很嫩很小。


  墨燃没忍住多摸了几下小奶猫。 小奶猫被墨燃摸醒了,睡眼惺忪的看着墨燃。 萌萌的样子,墨燃一个没忍住就托起小奶猫亲了他一下。 墨燃脸上就这么结实的挨了一爪,留下了细细小小的红痕。 小奶猫也不老实的样子,总要挣()扎出墨燃的手中。墨燃伸出手抓住小奶猫的后颈。


  小奶猫老实了,墨燃看了眼小奶猫:“你是晚宁的儿子吧?饿了也不能蹭我胸吧。你先老实点呆在我床()上,别乱跑,吃完饭去找你爹。”


  墨燃养了晚宁喵后,晚宁喵也会在墨燃出门时回到死生之巅里待到墨燃回来。原因是死生之巅的店长打电话哭诉着晚宁离开后死生之巅有多乱,言下之意就是希望晚宁喵多回来几次。墨燃也怕只有晚宁喵一只猫待在家里会闷坏,也就同意了。所以这小白猫是和死生之巅的母猫生的吗!


  墨燃心里有得到晚宁信任的欣喜也有对晚宁在外面沾花黏草的醋意。总之心里很乱,只想快点找到晚宁。


  当墨燃端着装奶的小碟子来到卧室,看到小奶猫乖乖的躺在被子下,墨燃将碟子放下,抱起小奶猫时也抱起了枕头……


  是小奶猫想爬出床,但因为现在他身子矮小爬不出去,咬,抓,推都撼动不了。准备放弃时发现爪子挂在枕头上取不下来了,只能乖乖的躺着了。


  墨燃小心的把缠绕在小奶猫爪子上的线取下来后,将碟子端在小奶猫前让他喝。


  小奶猫饿了,舔的很急,也有些奶粘在了粉嫩的鼻子上。


  墨燃等小奶猫喝完后放下碟子,刮了刮小奶猫的鼻子


  “这吃饭可不太想你爹了,急的都把奶喝到鼻子上了。”


  墨燃很光荣的又获得几个猫爪印

————————————————————


师尊:夏司逆(吓死你)


墨燃:司逆(思你)师尊你果然喜欢我 ——————————————————

是晚宁喵他变小了。


恋与练习生?和闪耀暖暖有什么关系?

读完二哈后一系列的“后遗症”

1.想到“东施效颦”、“鸠占鹊巢”、“楚妃”就想暴打0.5这狗子

2.想吃抄手

3.和朋友聊养宠物的时候,

朋友:我想养聪明点的狗

我:你养二哈吧,二哈很聪明。

朋友:不行,二哈拆家,不养不养

我:没事,你再养只白猫,让猫咪管着点 (↗)

朋友:……?你在说啥

我:(嘴瓢你刚刚什么都没听见)

4.下地下室的时候将夷陵老祖魏无羡和师尊的天问结合起来,再也不害怕有鬼了

5.一次放学的路上想到你前世师尊死之前点了一下墨燃的额头,我鬼使神差的伸出手也点了我朋友的额头。就在点她额头的刹那,一股电流就顺着我的手指电了我朋友。 朋友在捂着额头叫,后面的人一致以为我戳了她的眼睛……

6.以前是没看过che文的小白,看完0.5这个车神后,现在是想写che怕翻的状态

7.受了点小伤,或特别冷时,想嚎几声时会想到晚宁受伤时从不出声。

色葫芦

假设前世的酒色葫芦在两世的时空生死门大开时偷偷潜入第二世

脑洞一:

  在一个偏远的小镇,有这样一个习俗:还未婚嫁的男女去找一个桃红色的葫芦,进入到葫芦里可以找到自己心中所爱。结婚时要邀请这两只葫芦参加。

  色葫芦又是撮合完一对佳偶的一天,他的弟弟酒葫芦又可以在别人婚宴上灌人酒喝了。只不过弟弟不能灌婚宴里的新郎喝酒罢了。

  这日子过的真是舒坦,就是没有找到世界上极为纯净之人。

  色葫芦躺在镇上人为他建的小窝里无聊的打发着时间。

  色葫芦忽然看到一个黑衣道长朝这边走来。色葫芦咪起了眼睛:这不是男子,是一个女子穿着男子的衣服,有趣。

  色葫芦仗着自己皮厚,不怕砍,转眼将黑衣修士纳入自己的葫芦肚里。

“阿驷?!”

  是眼泪……

  色葫芦看到这名女子流了泪,拿出一块红手帕想拭去她的眼泪。

  但色葫芦到底还是没有迷惑住黑衣女子太久

  黑衣女子躲了过去,用剑指着他道:“色葫芦你并不是南宫驷”。箭囊里的小奶狗也露出头冲色葫芦奶凶奶凶的叫着。

  天旋地转中,叶忘昔被色葫芦从婚房里丢了出来。色葫芦早已逃远,只有叶忘昔手中握着一块红手帕在飘动,手帕上绣着一个“驷”

“一块手帕赠人一份姻缘” 

  色葫芦是幻化出了叶忘昔心中所爱,就留下一块手帕祝福她,但却不知道她所爱之人已经去世了……

脑洞二:

  如果墨燃进入色葫芦里会看到什么,假设是夏司逆,当墨燃又看到小时候的楚晚宁脆生生的叫他师哥时 ⊙ω⊙

  墨燃回到南屏山后会不会在床()上让楚晚宁叫他哥哥。

脑洞三 :

如果一世的酒色葫芦死后来到地狱,可以和二世酒色葫芦相通,让还在世上的人可以见到他们想见到却已经去世的人

  叶忘昔、南宫驷

  薛蒙和他的父母(还有前世的薛蒙)

  贪狼长老和他的妻子

……

脑洞四:

  如果有一天色葫芦不小心把他的弟弟给纳入肚子里的婚房中

1.当弟弟掀开盖头后发现是一坛酒

    哥哥:“!”

2.当弟弟掀开盖头后发现是上次将他灌醉了的楚宗师。

    弟弟:“楚宗师,来我们再来喝酒”

3.当弟弟掀开盖头后看到了哥哥的真容 ……

(完)

存个脑洞,有时间就写

翻小动物绘画教程书时看到这只猫
感觉很像楚晚宁,高雅又有点萌的感觉
然后我就临摹了一下
emmmm天差地别
p1书上原图
p2自己手残临摹
(我这个两年多没咋画过画的人)

刷天文时,看到了关于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的同人文
嗯,挺有缘分的

墨燃和晚宁喵的小日常1

墨燃给晚宁剪了爪子


  墨燃是被晚宁叫醒的,晚宁总是会起的很早,然后伸出爪子抓向墨燃的脸叫他起床。


  至于小高冷的白猫为何会每天早上都要抓墨燃的脸,这是有原因的。


  在晚宁喵刚来到墨燃家前几天,一人一猫都生活的很融洽。 墨燃在空闲时做了荷花酥,晚宁喵在一旁看着墨燃捣鼓着面团。


  晚宁那副好奇的模样萌住了墨燃。墨燃伸出沾着面团的手摸向晚宁喵,晚宁喵的头也粘上了些面粉。面粉在晚宁喵的洁白毛上不易看见。


  晚宁喵挥出爪子抓向墨燃,挠了墨燃后就坐在原地给自己顺毛。


  荷花酥做好后,一人一猫开始了闲暇的午后时光。


  晚宁喵只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吃着荷花酥,团在沙发上像是在珍视这个荷花酥,吃的很小心…


  一块荷花酥很快被晚宁喵吃完了,晚宁喵走向墨燃拿了快荷花酥就直接盘在墨燃的腿上吃了起来,忽然墨燃伸手拿走自己正在吃的荷花酥咬了一口。


  晚宁喵很生气,扑向墨燃拿着糕点的手,凶凶的爪子露出来抓着墨燃的手然后赶紧伸头把墨燃从他那抢走的荷花酥吃掉。然后再叼起最后一块荷花酥扬长而去。


  墨燃很懵,他没意识到自己刚刚吃的荷花酥是晚宁吃过的。


  不过懵归懵,墨燃还是注意到晚宁喵的爪子很长,嗯,是时候该给晚宁喵剪爪子了。


  在墨燃准备猫咪专用的指甲刀时,晚宁喵吃完荷花酥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晚宁喵觉得待在这个人身边很安心。恍惚中感觉自己被抱在温暖的怀里,晚宁不自觉地蹭了蹭,晚宁喵就听到一声轻笑,睁开眼看到墨燃抱着他。但晚宁喵被抱着的姿势和平常不同,感觉很难逃脱的样子。


  是的,墨燃铲屎官怕晚宁喵不想剪爪子


  没错,晚宁喵不喜欢自己平时用管了的“武器”就这么被剪了,他要离开墨燃不容抗拒的怀里。但还是被墨燃抓住爪子将自己的爪子一个个剪去,末了墨燃还摸已经被剪完的爪子……


  晚宁喵很生气,很讨厌这种无力的感觉。 没办法,没有了那些尖利的爪子,晚宁喵的肉垫真是可爱,很有手感,让墨燃忍不住多摸了几下。但也只有几下,晚宁喵还是快速脱离墨燃的控制向墨燃的脸部抓去。晚宁喵爪子没了,墨燃的脸也就这么保住了……


  晚宁喵开始了欺负铲屎官的模式。


(回忆结束)


  晚宁喵看到墨燃还躺在床上,再想上去补一爪时看到墨燃脸上有刚刚自己留下的抓痕。


  晚宁喵大概是从上次剪完爪子后自己每天早上都会抓向墨燃有点过意不去,便走向躺 在 床 上的墨燃,舔了舔刚刚自己留下的抓痕又用自己收起爪子的小肉垫推了推墨燃的脸。


  墨燃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有爪印,让墨燃在意的是晚宁喵终于肯在被剪爪子后这么温顺的对自己。


  软软的爪子摸着自己脸时墨燃还是想摸晚宁喵的肉垫,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他不想晚宁喵再对自己冷冰冰的。


  墨燃起床给晚宁喵做了他最爱吃的甜品。


  一人一猫的气氛终于有了些好转。但该剪爪子时还是要剪的…… ————————————————————


   猫咪专用指甲刀1号:我要控诉某只猫的恶性行为!他总是找到我然后偷偷把我扔进了垃圾桶里。而某个铲屎官在不知道我在垃圾桶里时,又买了些指甲刀备用!(铲屎官,我在垃圾桶里!)


  猫咪专用指甲刀2号:今天又是被某只猫扔向垃圾桶的时候,无良铲屎官快来垃圾桶里找我!我要再剪了这只猫的爪子!


  猫咪专用指甲刀3号:(瑟瑟发抖中)藏在暗处中亲眼看到晚宁喵将一把指甲刀推向下方的垃圾桶里……脖颈一凉,看到晚宁喵朝自己走来……


墨燃铲屎官:我就静静看着你扔,我再乘你离开后再捡起来放好(自己养的猫要宠着)


————————————————————

我一直想写奶猫宁,所以一直以来都在构思这方面的剧情,然后就忘了现有的晚宁喵……嗯,奶猫宁的部分也快要写到了。才发现已经一个月没更这部分了,我有罪……


最后 ٩̋(๑˃́ꇴ˂̀๑)中秋快乐!


源于昨晚做的梦

梦境一:


前世的楚晚宁遇见了正逢鬼界天裂的墨燃


“师尊,师尊,求求您救救师昧,师尊您回回头,救救师昧,救救您的弟子”墨燃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他的师尊,一旁的师昧渐渐没了生气。


  墨燃看到自己最爱的师昧死了,痛不欲生,开始恨上了楚晚宁。


  这一切都被不远处刚刚才时空生死门过来的楚晚宁看在眼里。楚晚宁也想救师昧的命,但是他灵核早已经在儒风门的师徒之战中碎了,他救不了。楚晚宁只能再一次看着他座下的弟子死去了。 那种无力感用上心来……


 

  楚晚宁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回到这个时间点,他要去的明明是墨燃刚刚中长苦八恨的时间点。 但这也容不得他多想,楚晚宁走向墨燃。


  正痛哭的墨燃,在朦胧中看到一个白衣人朝他走了。墨燃将使劲揉了揉眼睛,终于看清这是刚刚冷血走掉的师尊。


“你现在来又有什么用!师昧已经死了!他死了!你一定要你座下弟子都死了才开心是吗!或许你现在来就是看看师昧有没有死透!”


  “楚晚宁,我恨透了你。”


  墨燃面前的楚晚宁只是站在他面前,神色依旧自诺,让墨燃觉得眼前这人就是棵木头。


  墨燃看到眼前的师尊召出了一把琴,一团光包裹在自己身上治好了一身的伤,正想骂楚晚宁虚伪时,意识渐渐消失。


  在墨燃的最后一眼中,是他的师尊轻轻抵着自己的额头说他来渡他。墨燃眼中一直自诺的师尊在他最后一眼中很虚弱,像是快要随风而去,师尊他好像哭了。


  墨燃已经昏过去了。


  鬼怪看到楚晚宁伤的重,开始涌向师徒三人,但都被带着金色的结界抵挡住了,结界上有一朵海棠花……


  前世的楚晚宁在现世自己的结界下调息片刻,再次召出九歌,朝着现世自己离开的方向杀出重围。


  时空生死门让他留下的时间不多……



梦境二:


  耳边似乎有人在读自己的罪证,里面的罪每一条都带着恶毒。


  是楚晚宁在读,在踏仙君的登基大典上读,在众目睽睽之下读……


  身负枷锁的楚晚宁依旧是高岭之花,拒人于千里之外,但这只是楚晚宁的表面。


  是痛苦,是决绝,是怜悯,是屈辱,是……


  在高座上的踏仙君看上去很满意,便让楚晚宁将罪己书呈上来。


  踏仙君看着拖着一身枷锁的楚晚宁,艰难的朝自己走来。楚晚宁的依旧有他最厌恶的孤高。


 

  踏仙君让楚晚宁跪着来给他罪己书,他看着眼前的师尊决绝的神色中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助。 但楚晚宁没有跪着朝踏仙君走去。


  这一行为惹怒的踏仙君,一直在台下跪着俯首称臣的仙门世家,都在想着让楚晚宁赶紧跪了,不要惹怒了踏仙君,再去祸害别人。


  楚晚宁终究是跪下了,是踏仙君将灵力打在了楚晚宁的腿上…… ————————————————————


关于梦境,大概是我做了双重梦境,梦境中的我醒来发现是半夜便开始玩起了手机,看着小说,神奇的是我所看到的部分会真是浮现在眼前。便以第三人称看着眼前的景象


梦境一其实是墨燃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痛哭,忽然在他旁边有了时空裂缝,出来的是楚晚宁,前世的楚晚宁对墨燃说了他自己前世的过往,楚晚宁语气平淡却又透露出无助…… 但至于说了什么,现世中醒来的我记不住,所以改编了一下。


梦境二完全是自己梦到的场景 (我有毒,梦境里的师尊这样被踏仙君对待)


————————————————————


梦境中:不行太虐了,一直在梦里哭


现实中:太虐了,我要写出来!但半夜不想用手机,对眼睛不好。于是我便回忆梦境省的一觉醒来这就忘了。


回忆完后:mmp……我失眠了。


墨燃和晚宁喵的小日常(小引子)

人类燃×白猫宁(妖)


    墨燃养了一只白猫。


    那天因为墨燃自己搬到一个新地方居住,需要熟悉环境,便下楼在附近走走。


    墨燃远远看到一棵开着海棠花的树,朝着海棠树那边走去看到了死生之巅宠物店,而海棠树就在这家店的后院里。


    死生之巅宠物店很奇怪,很少有宠物被关在笼子里,同时这里的小动物种类却很多,店里有些许员工在打扫卫生,生物之间的气氛很温馨。


    墨燃走到后院想去看看那海棠树时,遇到了店长。店长只是让墨燃在进去后要保持安静不要惊扰了在里面休息的猫。


    猫?


    墨燃在店长的指路下,见到了海棠树。那是一棵很大的树,枝叶很多,树干很粗。


    墨燃走过去,地上有些掉落的海棠花,香尘满地。 此时一只孔雀张开了屏朝海棠树走去,像是要给树上的生物看他美丽的羽毛。


    墨燃顺着朝树上仔细寻找,墨燃看到一只白猫在树干上,整只猫缩成一只团子在透过树叶的些许阳光下午休。有着午后时光的宁静致远的感觉,但墨燃感觉这只猫很孤独 。


    墨燃想接近这只白猫,他走向海棠树不小心踩到落在地上的树枝。白猫似乎声响被吵醒了,他睁开眼,一小束阳光刚好照在白猫金色的瞳孔与他的白毛在阳光下相映。


    被吵醒的白猫脾气很不好,用着他冷冽的目光瞪着墨燃。白猫跳下海棠树,动作轻盈的落在了墨燃的肩膀上,白猫的毛蹭到了墨燃的脸上。原本落在白猫身上的海棠花也飘向墨燃。 白猫的毛很软很舒服,身上也有着淡淡的海棠花香。


    墨燃伸手摸了摸白猫,白猫似乎不太喜欢人类摸他,抬起爪子朝墨燃的脸抓去便跳到地上离开了。


    不过因为猫咪没有露出藏在肉垫里的爪子,墨燃的脸也相当于被拍了一下。


    墨燃想养这只猫,想带给猫咪温暖的家,想和猫咪一起暖着对方。


    墨燃找到店长,想养下这只白猫。


    店长找到了刚刚在海棠树上休息的白猫并带给墨燃,墨燃接过白猫将他抱在怀里。猫咪很轻,轻到像是不会给抱他的人带来负担。


    墨燃看着怀里的猫咪似乎在惊讶,在想为何会有人要养自己。 墨燃感到这只猫有些害怕,墨燃能做的只有将猫咪抱稳,企图用肢体语言安抚不安的猫。


    当店长提醒墨燃这白猫的脾气不像其他猫咪粘人时,原本趴在墨燃怀里的白猫抬头瞪了眼店长。


    这只猫叫晚宁

————————————————————

墨燃带着白猫走后……


死生之巅宠物店中再也不像之前那么安静了,所有动物开始乱跑,露出自己的好动的天性。刚刚在后院出现的孔雀开始追着不听话的动物跑,企图让他们老实点。终于这家店不再像之前那样整洁了。


店长(看着店凌乱的样子):早知道不让墨燃带走白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