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染竹溪

嗯…随缘更新中……

薛蒙曾在三个长的俊美的男人面前喝酒
,现在有在两个面前喝吐过
唯一没有在神仙哥哥(楚晚宁)吐过
【好像是这样的】😂

聚众在商店里吃雪糕,
当别人吃第二支时,我:才吃了一半
当别人吃第三支时,我:第一支终于吃完了

占tag致歉
想问下这原作者是谁,以前有翻到过,现在却找不到了。
问到便删

p1楚妃,你看你还不是彻彻底底的归了我      

师尊脸上的“吻痕”
后面被笼子关着的孔雀
(悄咪咪乱入一个望远镜,在孔雀旁边)

p2师尊雪夜求踏仙君不灭昆仑踏雪宫

p3世上最好的师尊与墨微雨出见之时,(最想用白樱恋歌的背景,但这套装太难做了,最早今年8月份可以做完 (⋟﹏⋞))

是孤寂?
小花小花,今天也要在不柔和的天气下度过,明天再见……

南柯一梦

摘心柳给师尊设的美梦

  

    正值夏季的日头最为炎热,死生之巅的长老们在通天塔处等着墨公子来选师尊。 楚晚宁则在花树下研究这自己的指甲套,对墨公子选师一事毫不在意。

“仙君仙君,你理理我呀。” 眼前的少年和煦如阳,站在自己面前说他是众长老里最温柔的人,那少年对他的亲近之感是楚晚宁最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的。

    这位墨公子想要拜他为师,他也拒绝了。只是不曾想这位墨公子像是不懂得放弃。

    出了红莲水榭便能看到这位少年郎给他最灿烂阳光的笑容,给他最亲切的问候。在雨天带着关怀想给他撑伞,只是因为人还很小不能将伞撑住。

     这是楚晚宁从未经历过的事,很暖很暖……

    楚晚宁将伞接过,稳稳的撑在二人中间。后又知道少年不离去的原因是怕雨天爬出来的蚯蚓被人踩死,便召出天问将小蚯蚓一个个平稳的放回草坪。

    楚晚宁收墨燃为徒了……

    楚晚宁在红莲水榭中第一次收到拜师礼物,那是墨燃一针针绣好送与他最好的师尊。

     手帕上的海棠和绣它的人一样,很青涩,很笨拙,但很认真,认真的表现着墨燃喜欢自己师尊的感情……

    楚晚宁教墨燃写自己的表字“微雨”,却因墨燃的字不好一遍遍亲自教他。

     字迹端正清晰,不会因为郁闷而字迹凌乱,这只为了不误了墨燃。

    楚晚宁第一次喝的酒是墨燃送给他的梨花白,那时候也是第一次被别人知道自己喜欢吃甜的,也是第一次被别人许诺给自己买糖吃买酒喝……

    这场梦很美很好,也是最令人不愿醒来的梦只愿沉     迷于其中

————————————————————

     彩蝶镇天裂,鬼界之门大开,人间如同地狱,修真界与逃出的鬼物拼死一搏。而楚晚宁则在上空修补结界。

   “师尊,结界难补,我在桃花源学过御守之术,可以帮师尊。”(是师昧)

   “观照结界”

    师昧的灵力终究是弱了些,当鬼界的邪祟冲破了师昧镇守的地方,楚晚宁也受了重伤。一口血就要从口中溢出,却被楚晚宁生生咽下。 绝不能让邪物看出他的破绽!!!

    楚晚宁用尽灵力将师昧未修补的结界补完。鬼界之门终是闭合了,此时楚晚宁也只是强撑着不让邪物察觉他伤势已重。

   “师尊,求您救救师昧,救救他”眼前这个跪在地上的墨燃在求他救救师昧。

    楚晚宁救了,他将最后的灵力给了师昧又给这两个徒弟打下防御结界。 只有一点点灵力打下的结界终是易碎,楚晚宁怕鬼物看出他的破绽后会来冲破结界,怕自己会连累了两名徒弟,只一人离开了……

    现在的楚晚宁没有灵力也浑身是伤,很疼很疼,周围的鬼物想上前撕 碎这个补完结界使它们不能再回到鬼界的男人,却又怕被一鞭子打的灰飞烟灭。

    也不知是哪个不要命的邪物冲向伤痕累累却有装作强悍的人时,楚晚宁只堪堪躲过。

     破绽已显,鬼物重重围住楚晚宁,排山倒海般向他压来。 楚晚宁死死支撑,多杀一点邪物也是好的。至少不会连累别人……

    但终究撑不住了,最后鬼物向他脖颈抓去时,晚夜仙尊将在此一战陨落…
    
     怀罪,楚晚宁的师尊出现在了彩蝶镇……
————————————————————

    是梦?还是现实?

    等楚晚宁再次醒来时,久久不能回神,自己不是在彩蝶镇死了吗。

    楚晚宁卧室的门打开了,是端着药碗的墨燃,墨燃的眼睛很红,很像是刚刚哭过。 “师尊对不起,我不该…不该……”不该什么,墨燃也不知要怎么说。

    楚晚宁打断墨燃要说的:“师明净怎么样了?”

  “师昧在这次天裂受了伤,现在正在修养。师尊你好好休息,墨燃以后都会好好照顾您,不再让您受伤了。”

   “弟子以后要和师尊学习结界之术,为师尊分担!”

   “师尊,你理理我……”

   楚晚宁看着眼前的景象,很美,美到不想让人醒来……

   “好了,你师尊才醒,让他好好休息”怀罪走进来对墨燃说道。

     怀罪见墨燃走后对楚晚宁说道:“晚宁,以后莫要再强撑了。你这次……唉,先喝药吧,别怕苦,我给你准备了牛乳糖。”
    
     楚晚宁的伤很重,但也不是不可以自己喝药。只是怀罪端着碗坐在床边一勺一勺喂他喝药。

      这个曾经让他深挖灵核的怀罪为何待他这般好。

    只可惜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就是再美好也只是镜花水月罢了……

     原本的红莲水榭,怀罪和墨燃都破碎了,化做点点星光消散了。 是楚晚宁破除了摘心柳的幻境!原本倒在神武库的师明净转醒,起身走向被绑束的墨燃,承受着天火带来的剧痛,目光不似以往的柔和,而是决绝……

    那是摘心柳的技能——“摘心”

     楚晚宁和师明净换了心……
————————————————————

“墨燃你知不知道,梦若太好,往往不是真的。”

————————————————————

摘心柳给师尊设的梦境,无从得知是何景象,只是被楚晚宁轻描淡写地以一句“梦若太好,往往不是真的”笼统过去。

南柯一梦的是自己和墨燃在一起的时光?还是天裂之时自己毫尽灵力救回师昧后也没有连累两个徒弟?墨燃也没有因此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这处美梦受前世师尊的一半地魂影响)

楚晚宁是神木,有着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魂灵,也有着自己的感情和回忆。对那些不好的事情,楚晚宁或许会后悔并想去挽救,但不会有怨怼。

来自暖暖的祝福!

想录制下来但一录就卡 (无奈)

0.5×前世楚晚宁

0.5×前世楚晚宁

    红莲水榭空中那浓浓的药味经久不散,墨燃走到床边只见因为太冷而蜷缩在床一角的楚晚宁,原本应该盖在身上的被子不知何时被楚晚宁踹在了地上。

    墨燃脱下外袍,躺在床上轻轻把楚晚宁抱入怀中,将被子盖好在二人身上。 “本座不过是看你高烧这么久还没好才来的,你欠本座的等你病好后本座再一一讨回”

    墨燃在淡淡的海棠香中拥着楚晚宁入睡。男子的体温本就高些,很快被窝的温度让楚晚宁很不适应,抬脚轻轻踹了下被子。被子却没有如他所想被踹开。

    墨燃正睡着忽然被楚晚宁连人带被子一起踹下床去,罪魁祸首只是翻个身继续睡着。

    被踹下床的踏仙君脾气很不好,正想发作将楚晚宁拽起来,只看到生病中的男人因为高烧不断一直皱着眉很不安稳,在梦中也是有不好的景象一直魇着他。最后只是抱起被子再重新盖好后,不再像刚才那样单纯的抱着楚晚宁而是限制了不停蹬被子的男人的动作。

    等到第二天楚晚宁清醒过来,烧是退了只是腿部有些麻的快动不了了。 “晚宁醒了?烧也退了,起来喝药”墨燃摸了摸楚晚宁的额头。

    药的苦味很浓,一向不喜欢吃药的人只想如同往常一样将病挺过去。

    墨燃看透了楚晚宁的想法,见他清醒便不像昨晚那样温柔相待。强      行扭过楚晚宁的脸,将药灌入对方口中。

    墨燃看着楚晚宁因被灌药而眼眶微红咳嗽不止,将楚晚宁压在身 。。。。下开始算昨晚被踹下床的账……(此处省略)

做黑暗料理的暖暖正在让我洗碗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