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染竹溪

嗯…随缘更新中……

师昧的奇怪属性

师昧(华碧楠)是一个很神奇的角色,说他是打散鸳鸯的棍子时,他又是一个助攻。太复杂了!


助攻时:

前世:

1.八苦长恨激发了墨燃心里最深处的欲念,然后前世的燃晚水到渠成的“在了一起”

2.华碧楠复活了踏仙君,前世的墨燃才能得以继续和他的晚宁在一起

再世:

1.将楚晚宁从龙血山救出,在天音阁的墨燃才得以被师尊救下

2.控制住踏仙君,让师尊带走墨燃


棒打鸳鸯时:

1.给墨燃种八苦降智花

2.花臂男隔着一道屏障要上师尊(金龙盘玉柱警告)

3.在1.0对师尊心软时又再次施咒(参考第88章本座遇到第二个重生者)

4.踏仙君用见鬼审问完师尊的真心话后心神动荡准备“告白”……被出现的师昧控制住,要说的话都没说出口

5.踏仙君终于将二世师尊掠()夺过来了,是应该天天滚床单的,又不得不受花臂男的控制,起床干活!

————————————————————


墨燃和晚宁喵的小日常2

人类燃×白猫宁(妖)


  清晨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卧室里,墨燃难得睡了一天懒觉。墨燃睁开眼睛便看到他胸前蜷缩着一个小白团子。很老实的缩在自己胸上,好像怕占了太多的位置。小团子除了小鼻子和耳朵要比晚宁喵更粉嫩了些,这简直就是晚宁喵的翻版。真的很惹人怜爱


  这个小白团子按着墨燃胸上,头无意识的在墨燃胸上蹭着。毛软软的蹭着墨燃,很痒也很舒服,但是小奶猫这架势……好像在找奶喝吧。


  不明真相的墨燃想到:这小白猫不会是晚宁的孩子吧?是晚宁信任我而专门叼过来给我的? 墨燃捏了捏小奶猫的肉垫,和晚宁一样软,肉垫也随着墨燃的揉()捏渐渐舒()展开,露出藏在里面的爪子,很嫩很小。


  墨燃没忍住多摸了几下小奶猫。 小奶猫被墨燃摸醒了,睡眼惺忪的看着墨燃。 萌萌的样子,墨燃一个没忍住就托起小奶猫亲了他一下。 墨燃脸上就这么结实的挨了一爪,留下了细细小小的红痕。 小奶猫也不老实的样子,总要挣()扎出墨燃的手中。墨燃伸出手抓住小奶猫的后颈。


  小奶猫老实了,墨燃看了眼小奶猫:“你是晚宁的儿子吧?饿了也不能蹭我胸吧。你先老实点呆在我床()上,别乱跑,吃完饭去找你爹。”


  墨燃养了晚宁喵后,晚宁喵也会在墨燃出门时回到死生之巅里待到墨燃回来。原因是死生之巅的店长打电话哭诉着晚宁离开后死生之巅有多乱,言下之意就是希望晚宁喵多回来几次。墨燃也怕只有晚宁喵一只猫待在家里会闷坏,也就同意了。所以这小白猫是和死生之巅的母猫生的吗!


  墨燃心里有得到晚宁信任的欣喜也有对晚宁在外面沾花黏草的醋意。总之心里很乱,只想快点找到晚宁。


  当墨燃端着装奶的小碟子来到卧室,看到小奶猫乖乖的躺在被子下,墨燃将碟子放下,抱起小奶猫时也抱起了枕头……


  是小奶猫想爬出床,但因为现在他身子矮小爬不出去,咬,抓,推都撼动不了。准备放弃时发现爪子挂在枕头上取不下来了,只能乖乖的躺着了。


  墨燃小心的把缠绕在小奶猫爪子上的线取下来后,将碟子端在小奶猫前让他喝。


  小奶猫饿了,舔的很急,也有些奶粘在了粉嫩的鼻子上。


  墨燃等小奶猫喝完后放下碟子,刮了刮小奶猫的鼻子


  “这吃饭可不太想你爹了,急的都把奶喝到鼻子上了。”


  墨燃很光荣的又获得几个猫爪印

————————————————————


师尊:夏司逆(吓死你)


墨燃:司逆(思你)师尊你果然喜欢我 ——————————————————

是晚宁喵他变小了。


墨燃和晚宁喵的小日常1

墨燃给晚宁剪了爪子


  墨燃是被晚宁叫醒的,晚宁总是会起的很早,然后伸出爪子抓向墨燃的脸叫他起床。


  至于小高冷的白猫为何会每天早上都要抓墨燃的脸,这是有原因的。


  在晚宁喵刚来到墨燃家前几天,一人一猫都生活的很融洽。 墨燃在空闲时做了荷花酥,晚宁喵在一旁看着墨燃捣鼓着面团。


  晚宁那副好奇的模样萌住了墨燃。墨燃伸出沾着面团的手摸向晚宁喵,晚宁喵的头也粘上了些面粉。面粉在晚宁喵的洁白毛上不易看见。


  晚宁喵挥出爪子抓向墨燃,挠了墨燃后就坐在原地给自己顺毛。


  荷花酥做好后,一人一猫开始了闲暇的午后时光。


  晚宁喵只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吃着荷花酥,团在沙发上像是在珍视这个荷花酥,吃的很小心…


  一块荷花酥很快被晚宁喵吃完了,晚宁喵走向墨燃拿了快荷花酥就直接盘在墨燃的腿上吃了起来,忽然墨燃伸手拿走自己正在吃的荷花酥咬了一口。


  晚宁喵很生气,扑向墨燃拿着糕点的手,凶凶的爪子露出来抓着墨燃的手然后赶紧伸头把墨燃从他那抢走的荷花酥吃掉。然后再叼起最后一块荷花酥扬长而去。


  墨燃很懵,他没意识到自己刚刚吃的荷花酥是晚宁吃过的。


  不过懵归懵,墨燃还是注意到晚宁喵的爪子很长,嗯,是时候该给晚宁喵剪爪子了。


  在墨燃准备猫咪专用的指甲刀时,晚宁喵吃完荷花酥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晚宁喵觉得待在这个人身边很安心。恍惚中感觉自己被抱在温暖的怀里,晚宁不自觉地蹭了蹭,晚宁喵就听到一声轻笑,睁开眼看到墨燃抱着他。但晚宁喵被抱着的姿势和平常不同,感觉很难逃脱的样子。


  是的,墨燃铲屎官怕晚宁喵不想剪爪子


  没错,晚宁喵不喜欢自己平时用管了的“武器”就这么被剪了,他要离开墨燃不容抗拒的怀里。但还是被墨燃抓住爪子将自己的爪子一个个剪去,末了墨燃还摸已经被剪完的爪子……


  晚宁喵很生气,很讨厌这种无力的感觉。 没办法,没有了那些尖利的爪子,晚宁喵的肉垫真是可爱,很有手感,让墨燃忍不住多摸了几下。但也只有几下,晚宁喵还是快速脱离墨燃的控制向墨燃的脸部抓去。晚宁喵爪子没了,墨燃的脸也就这么保住了……


  晚宁喵开始了欺负铲屎官的模式。


(回忆结束)


  晚宁喵看到墨燃还躺在床上,再想上去补一爪时看到墨燃脸上有刚刚自己留下的抓痕。


  晚宁喵大概是从上次剪完爪子后自己每天早上都会抓向墨燃有点过意不去,便走向躺 在 床 上的墨燃,舔了舔刚刚自己留下的抓痕又用自己收起爪子的小肉垫推了推墨燃的脸。


  墨燃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有爪印,让墨燃在意的是晚宁喵终于肯在被剪爪子后这么温顺的对自己。


  软软的爪子摸着自己脸时墨燃还是想摸晚宁喵的肉垫,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他不想晚宁喵再对自己冷冰冰的。


  墨燃起床给晚宁喵做了他最爱吃的甜品。


  一人一猫的气氛终于有了些好转。但该剪爪子时还是要剪的…… ————————————————————


   猫咪专用指甲刀1号:我要控诉某只猫的恶性行为!他总是找到我然后偷偷把我扔进了垃圾桶里。而某个铲屎官在不知道我在垃圾桶里时,又买了些指甲刀备用!(铲屎官,我在垃圾桶里!)


  猫咪专用指甲刀2号:今天又是被某只猫扔向垃圾桶的时候,无良铲屎官快来垃圾桶里找我!我要再剪了这只猫的爪子!


  猫咪专用指甲刀3号:(瑟瑟发抖中)藏在暗处中亲眼看到晚宁喵将一把指甲刀推向下方的垃圾桶里……脖颈一凉,看到晚宁喵朝自己走来……


墨燃铲屎官:我就静静看着你扔,我再乘你离开后再捡起来放好(自己养的猫要宠着)


————————————————————

我一直想写奶猫宁,所以一直以来都在构思这方面的剧情,然后就忘了现有的晚宁喵……嗯,奶猫宁的部分也快要写到了。才发现已经一个月没更这部分了,我有罪……


最后 ٩̋(๑˃́ꇴ˂̀๑)中秋快乐!


源于昨晚做的梦

梦境一:


前世的楚晚宁遇见了正逢鬼界天裂的墨燃


“师尊,师尊,求求您救救师昧,师尊您回回头,救救师昧,救救您的弟子”墨燃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他的师尊,一旁的师昧渐渐没了生气。


  墨燃看到自己最爱的师昧死了,痛不欲生,开始恨上了楚晚宁。


  这一切都被不远处刚刚才时空生死门过来的楚晚宁看在眼里。楚晚宁也想救师昧的命,但是他灵核早已经在儒风门的师徒之战中碎了,他救不了。楚晚宁只能再一次看着他座下的弟子死去了。 那种无力感用上心来……


 

  楚晚宁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回到这个时间点,他要去的明明是墨燃刚刚中长苦八恨的时间点。 但这也容不得他多想,楚晚宁走向墨燃。


  正痛哭的墨燃,在朦胧中看到一个白衣人朝他走了。墨燃将使劲揉了揉眼睛,终于看清这是刚刚冷血走掉的师尊。


“你现在来又有什么用!师昧已经死了!他死了!你一定要你座下弟子都死了才开心是吗!或许你现在来就是看看师昧有没有死透!”


  “楚晚宁,我恨透了你。”


  墨燃面前的楚晚宁只是站在他面前,神色依旧自诺,让墨燃觉得眼前这人就是棵木头。


  墨燃看到眼前的师尊召出了一把琴,一团光包裹在自己身上治好了一身的伤,正想骂楚晚宁虚伪时,意识渐渐消失。


  在墨燃的最后一眼中,是他的师尊轻轻抵着自己的额头说他来渡他。墨燃眼中一直自诺的师尊在他最后一眼中很虚弱,像是快要随风而去,师尊他好像哭了。


  墨燃已经昏过去了。


  鬼怪看到楚晚宁伤的重,开始涌向师徒三人,但都被带着金色的结界抵挡住了,结界上有一朵海棠花……


  前世的楚晚宁在现世自己的结界下调息片刻,再次召出九歌,朝着现世自己离开的方向杀出重围。


  时空生死门让他留下的时间不多……



梦境二:


  耳边似乎有人在读自己的罪证,里面的罪每一条都带着恶毒。


  是楚晚宁在读,在踏仙君的登基大典上读,在众目睽睽之下读……


  身负枷锁的楚晚宁依旧是高岭之花,拒人于千里之外,但这只是楚晚宁的表面。


  是痛苦,是决绝,是怜悯,是屈辱,是……


  在高座上的踏仙君看上去很满意,便让楚晚宁将罪己书呈上来。


  踏仙君看着拖着一身枷锁的楚晚宁,艰难的朝自己走来。楚晚宁的依旧有他最厌恶的孤高。


 

  踏仙君让楚晚宁跪着来给他罪己书,他看着眼前的师尊决绝的神色中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助。 但楚晚宁没有跪着朝踏仙君走去。


  这一行为惹怒的踏仙君,一直在台下跪着俯首称臣的仙门世家,都在想着让楚晚宁赶紧跪了,不要惹怒了踏仙君,再去祸害别人。


  楚晚宁终究是跪下了,是踏仙君将灵力打在了楚晚宁的腿上…… ————————————————————


关于梦境,大概是我做了双重梦境,梦境中的我醒来发现是半夜便开始玩起了手机,看着小说,神奇的是我所看到的部分会真是浮现在眼前。便以第三人称看着眼前的景象


梦境一其实是墨燃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痛哭,忽然在他旁边有了时空裂缝,出来的是楚晚宁,前世的楚晚宁对墨燃说了他自己前世的过往,楚晚宁语气平淡却又透露出无助…… 但至于说了什么,现世中醒来的我记不住,所以改编了一下。


梦境二完全是自己梦到的场景 (我有毒,梦境里的师尊这样被踏仙君对待)


————————————————————


梦境中:不行太虐了,一直在梦里哭


现实中:太虐了,我要写出来!但半夜不想用手机,对眼睛不好。于是我便回忆梦境省的一觉醒来这就忘了。


回忆完后:mmp……我失眠了。


p1楚妃,你看你还不是彻彻底底的归了我      

师尊脸上的“吻痕”
后面被笼子关着的孔雀
(悄咪咪乱入一个望远镜,在孔雀旁边)

p2师尊雪夜求踏仙君不灭昆仑踏雪宫

p3世上最好的师尊与墨微雨出见之时,(最想用白樱恋歌的背景,但这套装太难做了,最早今年8月份可以做完 (⋟﹏⋞))

南柯一梦

摘心柳给师尊设的美梦

  

    正值夏季的日头最为炎热,死生之巅的长老们在通天塔处等着墨公子来选师尊。 楚晚宁则在花树下研究这自己的指甲套,对墨公子选师一事毫不在意。

“仙君仙君,你理理我呀。” 眼前的少年和煦如阳,站在自己面前说他是众长老里最温柔的人,那少年对他的亲近之感是楚晚宁最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的。

    这位墨公子想要拜他为师,他也拒绝了。只是不曾想这位墨公子像是不懂得放弃。

    出了红莲水榭便能看到这位少年郎给他最灿烂阳光的笑容,给他最亲切的问候。在雨天带着关怀想给他撑伞,只是因为人还很小不能将伞撑住。

     这是楚晚宁从未经历过的事,很暖很暖……

    楚晚宁将伞接过,稳稳的撑在二人中间。后又知道少年不离去的原因是怕雨天爬出来的蚯蚓被人踩死,便召出天问将小蚯蚓一个个平稳的放回草坪。

    楚晚宁收墨燃为徒了……

    楚晚宁在红莲水榭中第一次收到拜师礼物,那是墨燃一针针绣好送与他最好的师尊。

     手帕上的海棠和绣它的人一样,很青涩,很笨拙,但很认真,认真的表现着墨燃喜欢自己师尊的感情……

    楚晚宁教墨燃写自己的表字“微雨”,却因墨燃的字不好一遍遍亲自教他。

     字迹端正清晰,不会因为郁闷而字迹凌乱,这只为了不误了墨燃。

    楚晚宁第一次喝的酒是墨燃送给他的梨花白,那时候也是第一次被别人知道自己喜欢吃甜的,也是第一次被别人许诺给自己买糖吃买酒喝……

    这场梦很美很好,也是最令人不愿醒来的梦只愿沉     迷于其中

————————————————————

     彩蝶镇天裂,鬼界之门大开,人间如同地狱,修真界与逃出的鬼物拼死一搏。而楚晚宁则在上空修补结界。

   “师尊,结界难补,我在桃花源学过御守之术,可以帮师尊。”(是师昧)

   “观照结界”

    师昧的灵力终究是弱了些,当鬼界的邪祟冲破了师昧镇守的地方,楚晚宁也受了重伤。一口血就要从口中溢出,却被楚晚宁生生咽下。 绝不能让邪物看出他的破绽!!!

    楚晚宁用尽灵力将师昧未修补的结界补完。鬼界之门终是闭合了,此时楚晚宁也只是强撑着不让邪物察觉他伤势已重。

   “师尊,求您救救师昧,救救他”眼前这个跪在地上的墨燃在求他救救师昧。

    楚晚宁救了,他将最后的灵力给了师昧又给这两个徒弟打下防御结界。 只有一点点灵力打下的结界终是易碎,楚晚宁怕鬼物看出他的破绽后会来冲破结界,怕自己会连累了两名徒弟,只一人离开了……

    现在的楚晚宁没有灵力也浑身是伤,很疼很疼,周围的鬼物想上前撕 碎这个补完结界使它们不能再回到鬼界的男人,却又怕被一鞭子打的灰飞烟灭。

    也不知是哪个不要命的邪物冲向伤痕累累却有装作强悍的人时,楚晚宁只堪堪躲过。

     破绽已显,鬼物重重围住楚晚宁,排山倒海般向他压来。 楚晚宁死死支撑,多杀一点邪物也是好的。至少不会连累别人……

    但终究撑不住了,最后鬼物向他脖颈抓去时,晚夜仙尊将在此一战陨落…
    
     怀罪,楚晚宁的师尊出现在了彩蝶镇……
————————————————————

    是梦?还是现实?

    等楚晚宁再次醒来时,久久不能回神,自己不是在彩蝶镇死了吗。

    楚晚宁卧室的门打开了,是端着药碗的墨燃,墨燃的眼睛很红,很像是刚刚哭过。 “师尊对不起,我不该…不该……”不该什么,墨燃也不知要怎么说。

    楚晚宁打断墨燃要说的:“师明净怎么样了?”

  “师昧在这次天裂受了伤,现在正在修养。师尊你好好休息,墨燃以后都会好好照顾您,不再让您受伤了。”

   “弟子以后要和师尊学习结界之术,为师尊分担!”

   “师尊,你理理我……”

   楚晚宁看着眼前的景象,很美,美到不想让人醒来……

   “好了,你师尊才醒,让他好好休息”怀罪走进来对墨燃说道。

     怀罪见墨燃走后对楚晚宁说道:“晚宁,以后莫要再强撑了。你这次……唉,先喝药吧,别怕苦,我给你准备了牛乳糖。”
    
     楚晚宁的伤很重,但也不是不可以自己喝药。只是怀罪端着碗坐在床边一勺一勺喂他喝药。

      这个曾经让他深挖灵核的怀罪为何待他这般好。

    只可惜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就是再美好也只是镜花水月罢了……

     原本的红莲水榭,怀罪和墨燃都破碎了,化做点点星光消散了。 是楚晚宁破除了摘心柳的幻境!原本倒在神武库的师明净转醒,起身走向被绑束的墨燃,承受着天火带来的剧痛,目光不似以往的柔和,而是决绝……

    那是摘心柳的技能——“摘心”

     楚晚宁和师明净换了心……
————————————————————

“墨燃你知不知道,梦若太好,往往不是真的。”

————————————————————

摘心柳给师尊设的梦境,无从得知是何景象,只是被楚晚宁轻描淡写地以一句“梦若太好,往往不是真的”笼统过去。

南柯一梦的是自己和墨燃在一起的时光?还是天裂之时自己毫尽灵力救回师昧后也没有连累两个徒弟?墨燃也没有因此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这处美梦受前世师尊的一半地魂影响)

楚晚宁是神木,有着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魂灵,也有着自己的感情和回忆。对那些不好的事情,楚晚宁或许会后悔并想去挽救,但不会有怨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