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染竹溪

嗯…随缘更新中……

源于昨晚做的梦

梦境一:


前世的楚晚宁遇见了正逢鬼界天裂的墨燃


“师尊,师尊,求求您救救师昧,师尊您回回头,救救师昧,救救您的弟子”墨燃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他的师尊,一旁的师昧渐渐没了生气。


  墨燃看到自己最爱的师昧死了,痛不欲生,开始恨上了楚晚宁。


  这一切都被不远处刚刚才时空生死门过来的楚晚宁看在眼里。楚晚宁也想救师昧的命,但是他灵核早已经在儒风门的师徒之战中碎了,他救不了。楚晚宁只能再一次看着他座下的弟子死去了。 那种无力感用上心来……


 

  楚晚宁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回到这个时间点,他要去的明明是墨燃刚刚中长苦八恨的时间点。 但这也容不得他多想,楚晚宁走向墨燃。


  正痛哭的墨燃,在朦胧中看到一个白衣人朝他走了。墨燃将使劲揉了揉眼睛,终于看清这是刚刚冷血走掉的师尊。


“你现在来又有什么用!师昧已经死了!他死了!你一定要你座下弟子都死了才开心是吗!或许你现在来就是看看师昧有没有死透!”


  “楚晚宁,我恨透了你。”


  墨燃面前的楚晚宁只是站在他面前,神色依旧自诺,让墨燃觉得眼前这人就是棵木头。


  墨燃看到眼前的师尊召出了一把琴,一团光包裹在自己身上治好了一身的伤,正想骂楚晚宁虚伪时,意识渐渐消失。


  在墨燃的最后一眼中,是他的师尊轻轻抵着自己的额头说他来渡他。墨燃眼中一直自诺的师尊在他最后一眼中很虚弱,像是快要随风而去,师尊他好像哭了。


  墨燃已经昏过去了。


  鬼怪看到楚晚宁伤的重,开始涌向师徒三人,但都被带着金色的结界抵挡住了,结界上有一朵海棠花……


  前世的楚晚宁在现世自己的结界下调息片刻,再次召出九歌,朝着现世自己离开的方向杀出重围。


  时空生死门让他留下的时间不多……



梦境二:


  耳边似乎有人在读自己的罪证,里面的罪每一条都带着恶毒。


  是楚晚宁在读,在踏仙君的登基大典上读,在众目睽睽之下读……


  身负枷锁的楚晚宁依旧是高岭之花,拒人于千里之外,但这只是楚晚宁的表面。


  是痛苦,是决绝,是怜悯,是屈辱,是……


  在高座上的踏仙君看上去很满意,便让楚晚宁将罪己书呈上来。


  踏仙君看着拖着一身枷锁的楚晚宁,艰难的朝自己走来。楚晚宁的依旧有他最厌恶的孤高。


 

  踏仙君让楚晚宁跪着来给他罪己书,他看着眼前的师尊决绝的神色中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助。 但楚晚宁没有跪着朝踏仙君走去。


  这一行为惹怒的踏仙君,一直在台下跪着俯首称臣的仙门世家,都在想着让楚晚宁赶紧跪了,不要惹怒了踏仙君,再去祸害别人。


  楚晚宁终究是跪下了,是踏仙君将灵力打在了楚晚宁的腿上…… ————————————————————


关于梦境,大概是我做了双重梦境,梦境中的我醒来发现是半夜便开始玩起了手机,看着小说,神奇的是我所看到的部分会真是浮现在眼前。便以第三人称看着眼前的景象


梦境一其实是墨燃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痛哭,忽然在他旁边有了时空裂缝,出来的是楚晚宁,前世的楚晚宁对墨燃说了他自己前世的过往,楚晚宁语气平淡却又透露出无助…… 但至于说了什么,现世中醒来的我记不住,所以改编了一下。


梦境二完全是自己梦到的场景 (我有毒,梦境里的师尊这样被踏仙君对待)


————————————————————


梦境中:不行太虐了,一直在梦里哭


现实中:太虐了,我要写出来!但半夜不想用手机,对眼睛不好。于是我便回忆梦境省的一觉醒来这就忘了。


回忆完后:mmp……我失眠了。


p1楚妃,你看你还不是彻彻底底的归了我      

师尊脸上的“吻痕”
后面被笼子关着的孔雀
(悄咪咪乱入一个望远镜,在孔雀旁边)

p2师尊雪夜求踏仙君不灭昆仑踏雪宫

p3世上最好的师尊与墨微雨出见之时,(最想用白樱恋歌的背景,但这套装太难做了,最早今年8月份可以做完 (⋟﹏⋞))

0.5×前世楚晚宁

0.5×前世楚晚宁

    红莲水榭空中那浓浓的药味经久不散,墨燃走到床边只见因为太冷而蜷缩在床一角的楚晚宁,原本应该盖在身上的被子不知何时被楚晚宁踹在了地上。

    墨燃脱下外袍,躺在床上轻轻把楚晚宁抱入怀中,将被子盖好在二人身上。 “本座不过是看你高烧这么久还没好才来的,你欠本座的等你病好后本座再一一讨回”

    墨燃在淡淡的海棠香中拥着楚晚宁入睡。男子的体温本就高些,很快被窝的温度让楚晚宁很不适应,抬脚轻轻踹了下被子。被子却没有如他所想被踹开。

    墨燃正睡着忽然被楚晚宁连人带被子一起踹下床去,罪魁祸首只是翻个身继续睡着。

    被踹下床的踏仙君脾气很不好,正想发作将楚晚宁拽起来,只看到生病中的男人因为高烧不断一直皱着眉很不安稳,在梦中也是有不好的景象一直魇着他。最后只是抱起被子再重新盖好后,不再像刚才那样单纯的抱着楚晚宁而是限制了不停蹬被子的男人的动作。

    等到第二天楚晚宁清醒过来,烧是退了只是腿部有些麻的快动不了了。 “晚宁醒了?烧也退了,起来喝药”墨燃摸了摸楚晚宁的额头。

    药的苦味很浓,一向不喜欢吃药的人只想如同往常一样将病挺过去。

    墨燃看透了楚晚宁的想法,见他清醒便不像昨晚那样温柔相待。强      行扭过楚晚宁的脸,将药灌入对方口中。

    墨燃看着楚晚宁因被灌药而眼眶微红咳嗽不止,将楚晚宁压在身 。。。。下开始算昨晚被踹下床的账……(此处省略)